相关文章

济南南山拆除17家农家乐

  这片农家乐已存在十多年  经营者多是当地村民

  拆除现场位于柳埠突泉村,突泉村是柳埠最西侧的一个村庄,紧挨仲宫门牙片区。据了解,这片区域的农家乐是紧随着门牙农家乐而建成的。据其中一家农家乐的老板讲,门牙的第一家农家乐在2002年开业。看着门牙农家乐的生意很红火,2003年夏天,他也架了一个棚子,垒了一个灶台,开起了属于他自己的饭店。他本身就是突泉村人,作为村民,收入原本主要靠种地,“开了农家乐,自然比种地挣钱多。”  据周边农家乐的业主说,在2008年前后,原本一个个简易的棚子或砖瓦平房变成了现在的两层通透的阁楼。与多数人所持有的因同质化等问题导致农家乐生意越来越惨淡的想法不同,一些农家乐的经营者觉得,近两年来他们的收入比之前要更多一些。“虽然没有摆脱吃鸡玩水的模式,但是来这吃饭游玩的人并没有减少。”也有人分析,是门牙农家乐的改造间隙,增加了这边的客流量。  据了解,突泉村周边共有17家农家乐,而农家乐的经营者以村民为主。

  农家乐污染水源  有12家进行了自拆

  昨日早晨7点,拆除行动正式开始。400余人的拆除队伍和4台大型机械沿着锦阳川缓缓开动。锦阳川水色清明,亦缓缓东流,周边树木繁茂。  “这一周,一天睡不了五个小时。”在现场指挥拆除行动的柳埠街道办党工委委员王道玉说,“农家乐拆违难度不在别墅之下,压力很大,昨晚基本没睡着。早上六点多队伍就集结完了。”  王道玉介绍,这些农家乐设施简陋,严重污染水源,一些农家乐虽然设置了沉淀池和化粪池,但是都难以从根本上解决污染物排放到水里的问题。他们虽然有各种类型的证件,但都不符合土地、环保、规划等相关的法律法规。这个月的5号就下达了告知信,这周一下达了限期拆除通知书。“连续很多天,我们多次到现场做工作劝其自拆,有些业户非常抵触,甚至上访。通过街道做工作,大部分业户还是理解支持的,纷纷自拆。其中老党员老书记李凤祥,带头自行拆除自己经营的农家乐。  据介绍,在拆除行动开始之前,已经有12家农家乐业主进行了自拆。

  17家农家乐一天拆除  水源地周边违建将全拆

  今年三月份,山东省委副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王文涛到南部山区调研时强调:“水源地周边的建设,违法违章的只有死路一条,合法的要给新出路,实现转型。”  从四月份开始,南山管委会和下属的镇办便陆续开拆水库以及河道周边的违建农家乐。  在南部山区管委会统一部署下,柳埠街道办进行了此次对锦阳川沿线农家乐集中拆除的行动。  下一步,柳埠街道办将对各村违章建筑进行全覆盖摸底排查,做到应报尽报、应拆尽拆,“违建拆除之后要恢复被破坏掉的山体,首要的应该是建绿透绿,确保水源地水质清洁。或许还有其他的可能性,总之,要跟着南部山区的大规划走。”王道玉说。  拆除行动一直持续到傍晚,“17家全部拆除,面积达到1万多平方米,后续垃圾的清运工作我们也会尽快展开。”

  追问  今后去南山到哪儿吃饭?  让游客进村吃饭 发展民宿游留客    河边以及水库边的农家乐都拆了,以后去南山旅游的话去哪吃饭呢?不少想去南部山区游玩的游客难免会有这样的疑问。  “我们要打造升级版的农家乐,在不破坏山体和水体的情况下,发展生态游、民宿游。让市民游客不仅能够在南山吃到特色的农家饭,而且还要他们住下来,真正融入到山村生活中来,享受慢生活。”王道玉介绍说,“南山旅游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简简单单地吃个饭、玩个水就结束了。游客住下来之后,不仅可以吃饭,还可以采摘时令果蔬,参与体验农活等等。”  南山管委会主任王道忠也表示,南山的农家乐要从水源地周边向村中民宿以及旅游景点转移。“南部山区下一步将按照规划,建设更多的民宿旅游村,更多的农家乐景区景点,环境优雅,价位合适,以满足游客更高层次的需求。  记者了解到,从去年开始,南山的民宿游逐渐兴盛。其中,在西营镇有一家民宿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只有七个房间,价位在560元到860元之间,生意不错,尤其是周末和假期。”该负责人称,端午节期间的房间在四月底就被预订完了,而周末的房间也被预订到了6月20日。

  探访  门牙农家乐现状  生意不好不坏,改造后有些一直未开业    柳埠挨着锦阳川下游的农家乐被拆了,那么紧临着柳埠突泉村的仲宫门牙景区的农家乐何去何从呢?这些农家乐目前是什么状况呢?昨日,记者来到门牙景区进行了探访。  时间虽然已经临近中午,但是因为不是周末的缘故,相较于假期人满为患的场景,此时的门牙景区显得很是冷清。农家乐店主们为招揽游客而停放在锦阳川河道中的小船也无人问津。  “改造提升之后,我这家在去年6月份重新开业,生意不好不坏,感觉和以前差不多。”小门牙景区一家农家乐老板说,“很多都是回头客,主要还是依靠着节假日来挣钱。忙起来一中午能够有四十桌客人来吃饭。”该农家乐分上下两层,上层有18个饭桌,下层有12个饭桌。